ag旗舰厅

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成立前后

來源:2019-08-23《聯合時報》王昌范 發布時間:2019-08-23

1951年2月,上海市工商界代表會議召開,代表們步入會場

1949年8月27日,上海《商報》報道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成立“上海工商界歷史上最光榮的一頁”

  1949年8月27日,上海《商報》頭版以“上海工商界歷史上最光榮的一頁”為題,報道了工商聯籌備會的成立。此刻,全國尚未完全解放,上海解放才不過3個月。商店需要營業,工廠需要開工,社會秩序尚在恢復之中。選擇這個時機,組建上海工商團體,不論從協助政府輔導私營工商業,還是恢復企業正常運行,保持社會穩定的意義上說,無疑都為新政權的鞏固和建設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兩個市級工商團體,三百余個同業公會

  淮海戰役、平津戰役相繼告捷,天下大勢,漸顯明朗。1949年2月,毛澤東以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名義致電負責解放江南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和第三野戰軍:“今后將一反過去二十年先鄉村后城市的方式,而改變為先城市后鄉村的方式。”得天下已成定局,中共中央和毛澤東重點考慮如何治天下了。3月,在西柏坡的中共中央七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指出:“召集政治協商會議和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一切條件,均已成熟。”此時,毛澤東所說的召集政治協商會議已經按計劃在進行之中。各地各界民主人士相繼聚集北平,上海工商界耆宿陳叔通、盛丕華、俞寰澄、包達三等也陸續抵達北平。工商界作為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界別,開始參與新的政治協商和籌備民主聯合政府。

  人民解放軍于4月23日占領南京,5月3日占領杭州,5月27日解放上海。國民黨政府撤離上海時曾派軍隊運走了大量的黃金和美鈔,并勸說工商界上層將資金和產業轉移海外。上海原有1800多家外資企業,到1949年5月已減少到910家。此時的上海有2個市級工商業團體:一個是上海市工業會,另一個是上海市商會。上海市工業會是1948年8月22日成立的,未滿周歲,便壽終正寢。上海市商會歷史則比較久,它是沿襲清末民初上海總商會于1930年6月改組而來。市工業會和市商會合計有337個同業公會。然而,在這337個同業公會中有十分之一處于停頓狀態,實際運作的為303個。

  新生的人民政府召開工商界座談會

  據1949年8月上海市軍管會財經接管委員會工商處一份材料透露:“對于工商團體,我們采取穩重的態度。在未成立合法組織以前,采用個別來往的方法。”確實,軍管會接觸的是工商界人士,而沒有理會工商團體。

  上海解放后,人民政府與工商界最早公開接觸是6月2日在外灘中國銀行四樓舉行的茶會。這個會從下午2點一直開到晚上7點半,5個半小時。市長陳毅、副市長潘漢年、曾山、韋愨出席。參加的金融工商產業界人士除在北平參加新政協籌備的黃炎培、陳叔通、盛丕華、包達三以外,也基本囊括了在滬工商界上層人士,如:王志莘、孫瑞璜、郭棣活、榮毅仁、陳巳生、徐永祚等80余人。陳毅市長在會上闡述了人民政府的工商政策,他說:“遵奉毛主席發展生產、繁榮經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的原則,(我們)腳踏實地、努力做去,希望產業界人士通力合作,建設新中國。”他說愿傾聽產業界的建議。胡厥文、蕢延芳、劉靖基、俞寰澄、經叔平等13人在這個會上先后發表意見。大致的意思是:上海工商界過去受不正確宣傳蒙蔽,對共產黨確實抱有相當疑懼。自從《商報》刊載中共各項工商政策以后,始獲了解。上海解放,證實了各項工商政策。于是一變過去疑懼心理,滿懷希望,深信產業界必定真誠擁護人民政府,隨時隨地作貢獻。發言的代表也列舉了產業界關于原料、銷路、運輸、勞資問題等困難,談及過去的情形、目前現狀、未來展望。

  這次會議給上海工商界的印象非常深刻,當時參加會議的工商界人士在日后的回憶文章里,無不提到這次會議。可見它的意義之深遠。

  31名工商界代表聯名提議籌組工商業團體

  上海解放后。5月31日,上海總工會籌備會成立。不久,學聯會宣告成立。6月26日,民主婦聯籌備會再告成立。此時,唯獨工商界團體尚在醞釀之中。其中原因當然很多,包括一些主要人物在北平籌備新政協。待黃炎培、陳叔通、盛丕華一行回滬,一時工商界先忙于勞軍捐獻運動,籌組工商界團體的事雖有醞釀,但一直擱到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

  8月5日,即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的第三天,也是會議的最后一天。位于復興中路、陜西南路上的逸園飯店,會場聚集著600多名代表,會議順著前一天的議程,繼續請各位代表發言。會議主席潘漢年作簡單開場白后,朱承中、郭春濤、藍茜、曹漫之、陳時璋、潘以三、石揮、趙樸初、蔣文煥、邊矢正、沈默、姜秀琳、何能等代表相繼發言。等他們發言完畢,工商界代表盛丕華上臺發言。

  盛丕華的發言開門見山,提出組織工商業聯合會的建議,首先指出成立這一組織的必要性,他說:“上海解放2個多月,總工會、學聯會、婦女會等團體相繼成立,但工商界沒有組織。關于政府的政策宣傳,法令的解釋,工商界的情況陳述,都非有這個組織不可,而且要配合反封鎖的工作,尤須有這個組織。”回顧舊有商會的弊病,他說:“唯從前系商會與工業會兩個機關,我覺得工商業是不能分開的,事實上亦難分開。何況兩個機關是浪費人力、浪費財力,故以一個機關為宜。”考慮到上海剛從國民黨政府手中奪過政權,千頭萬緒,立即成立這樣一個組織時機還未成熟,盛丕華提出一個過渡方案:“在正式成立工商業聯合會之前,擬先組織籌備會。籌備會委員在現時軍管時期請由軍管會與市政府聘請。”盛丕華的發言,實際上是一部分工商界代表“請組織工商聯合會”提案的說明。這件提案的提議人除盛丕華以外,還有姜鑑秋、王志莘、項叔翔、嚴諤聲、劉靖基、楊立人。其中姜鑑秋是卷煙皂燭火柴公會常務理事、王志莘是新華信托儲蓄銀行董事兼總經理、項叔翔是浙江興業銀行總經理、嚴諤聲是市商會秘書長、劉靖基是安達紗廠董事長、楊立人是毛紡公會常務理事。這份提案的連署人有:吳羹梅、黃玠然、毛嘯岑、都樾周、包達三、張絅伯、胡厥文、強錫麟、俞寰澄、陳叔通、陳巳生、吳振珊、胡子嬰、蕢延芳、沈子槎、樂輔成、徐永祚、馬蔭良、朱鴻儀、沈日新、何萼梅、洪念祖、諸尚一、王性堯。提議和連署的代表合起來有31位之多。

  參加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的有650多人,其中工商界代表有150多名。工商界代表中提案人占了工商界代表的五分之一,應該說是有分量的。但是參會的也不乏舊商會和工業會的理事或常務理事,聽了盛丕華發言后,他們有的表示贊同,也有的表示不理解。不理解的理由也很簡單,工業會好不容易從商會中分離出來,成立不久。常言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而商會和工業會分有幾時?又要和了,覺得工商界在抗戰勝利后為振興制造業而努力的成果都付之東流了。

  周恩來批語:“以成立工商業聯合會為好”

  “請組織工商聯合會”案在第一次各界代表會議上通過以后,中共上海市委即致電中央,內容大致是:上海將成立合法工、商業團體,在組織形式上分開與合并各有好處,分開成立商會與工業會的好處是能適應商業與工業的區別,合并成立工商聯合會的好處是:一、便于統一領導。二、對商業而言,可增加產業家的比重。三、更徹底地打破國民黨原來的機構。中央對此事如何決定請速指示。

  8月7日,周恩來同志在中共上海市委的這份電報上批語:“即送薄閱復。以成立工商業聯合會為好。公營企業主持人員也要參加,但不要占多數,以利團結并教育私人工商業家。”在正式回復電文時,周恩來為了將意思講清楚,又補充了一段:“但公家人員加入者不要太多,以免私營企業家因公家人占多數不便講話而裹足不前。工商業聯合會重心應是私營企業,工業較商業比重應逐漸增加,公營企業主持人之參加,在各地亦應隨各地工商業聯合會之發展逐次增加,以便不占多數而能起推動其進步的作用。”周恩來批語實際上是表達了中央的意思。文件起先只回復上海市委,后來周恩來在“上海市委”后補充了“并告各局各市委”,各局是指各個大局,如華東、華北、東北等局,各市是指各大局所屬的地方城市,如北平、天津、大連、青島、重慶、武漢等地,對全國各地組織工商業團體有普遍指導意義。這份重要電文出自于新近出版的《周恩來電文函件》,是一份新史料。對于我們研究新中國工商團體的組建有著重要意義。

  話說回來。市委得悉中央電文的回復,派軍管會工商處負責協調辦理。然而,軍管會工商處協調最難的問題當數人事問題。軍管會根據中央的精神,認為:雖是工商業團體,聘請對象以私營企業為主,可不能沒有國營企業,人數比例不一定大,但是經濟比重要占一定的優勢。經過兩周的醞釀,8月19日下午2時,許滌新召集工商界人士,具體研究工商界聯合會組織發起問題,討論設立組織的名稱和任務。會議確定組織名稱為“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籌備階段的任務是接管舊上海市商會和市工業會,整理工商業同業公會,起草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組織章程,領導全市工商業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各項具體工作4項,推選盛丕華、胡厥文、蕢延芳、劉靖基、盧緒章為召集人,決定8月26日假外灘中國銀行4樓召開成立會。

  8月26日下午,工商聯籌備會成立會議如期召開。參加會議的籌備委員、軍管會首長和市政府有關部門來賓,共計有百余名。召集人之一胡厥文首先報告工商聯籌組的經過。接著,會議通過主席團名單,主席團由盛丕華、盧緒章、胡厥文、蕢延芳、劉靖基、陳巳生、榮毅仁、孫曉村、項叔翔9人組成。在盛丕華致開幕詞后,潘漢年副市長首先代表人民政府祝賀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的成立,指出:“工商聯籌備會的成立,產業界有了自己的組織,以后可以通過籌備會具體商量解決各種問題。”并說:“政府一定支持這一組織,同時號召全上海的產業界擁護這個籌備會”,“希望籌備會在最短時間內推選出能為大家服務的各同業公會的負責人,以便產生正式的工商業聯合會”。

  許滌新隨之講話,此時許滌新的身份是新設立的上海市工商局局長。他說:“上海是中國第一大都市。解放以后,政府很快與工商界取得聯系,開了好多次座談會和專業會議,但因為上海的工商界沒有一個組織,總免不了感到不便。工商界方面,亦因為沒有代表自己的合法團體而感到困難。現在好了,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成立后,人民政府與工商界就有了一道橋梁,可以親密地聯系起來了,這非但是工商業界的大事情,同時也是人民政府進入上海以后的一件大事情。”會場里籌備委員們聽了這番話,深感言語真切,點頭稱贊。

  會議中間,陳毅市長、沙千里副秘書長等從盧家灣法商水電公司職工成立大會趕來參加,人們以熱烈的掌聲迎接首長的到來。陳毅市長作了極簡單的講話:“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聯合了公私營企業,完全是遵照公私兼顧的政策,希望從籌備會到正式成立聯合會,都能多代表私營企業的困難和意見,提供政府,給政府參考,俾政府能發揮力量,所以希望各業盡量大膽發表意見。”

  陳市長致詞辭畢,會議互選王性堯等23人為常務委員。會議還選舉出主任委員盛丕華,副主任委員胡厥文、榮毅仁、盧緒章。

  從5月27日上海解放,到8月26日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成立,上海工商團體經過中央、市委和社會各界,尤其是工商各界的努力,終于組建而成。之后的一年多時間里,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完成了接管舊商會、工業會,整理各同業公會等各項任務,于1951年2月召開上海市工商界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

ag旗舰厅 154225775788942135631469856029526352592811852739466867865345970242622387166894519853265926744449679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